熱門都市言情 修仙就是這樣子的討論-第三百一十八章 歲月太饒人相伴

修仙就是這樣子的
小說推薦修仙就是這樣子的修仙就是这样子的
朱问岚对陆北很是欢喜,白白净净的,越看越顺眼,隐约间,还瞧见了几分朱义的影子。
朱义的影子……
朱问岚微微一愣,似乎有些不妥,沉吟片刻后,她朝朱齐澜招招手,将其领到了隔壁。
以防又看对了人,她觉得有些事得交代一下。
虞管家识趣跟上,三个女人一台戏,屋中留下朱恒和陆北。
陆北如释重负松了口气,好险,幸亏朱问岚和吕不妄不一样,否则又该被不可名状之物糊一脸了。
还是那句话,修仙界什么都好,唯独岁月太饶人,这些个做长辈的,也不知道在容貌上收敛一下。
还有,善良的婶婶眼神一定不好使,以她的条件,什么牛马找不到,偏偏挑了朱义这坨牛粪。
老天爷真是不开眼。
陆北唏嘘不已,来到桌前倒上一杯茶,吨吨吨灌了下去。
朱恒端着茶杯老神在在,没能等到陆北的毕恭毕敬,丝毫不以为意。
毕竟女婿是朱义,什么场面没见过,早就磨砺出了一颗大心脏。
“陆统领,何事唏嘘感慨?”
“原来是大长老,大长老有礼了。”
陆北抬手一拱,连连摇头道:“说来有些冒昧,非晚辈所言,刚刚朱长老当面的时候,陆某颇为纳闷,当年朱义究竟给她下了什么**药,当真是······
想看更多精彩内容,到【起】【点】读书,搜索“新书友㊣大礼包”,把——㊣-去-掉,兑换限量福利礼包,先到先得!
朱问岚对陆北很是欢喜,白白净净的,越看越顺眼,隐约间,还瞧见了几分朱义的影子。
朱义的影子……
朱问岚微微一愣,似乎有些不妥,沉吟片刻后,她朝朱齐澜招招手,将其领到了隔壁。
以防又看对了人,她觉得有些事得交代一下。
虞管家识趣跟上,三个女人一台戏,屋中留下朱恒和陆北。
陆北如释重负松了口气,好险,幸亏朱问岚和吕不妄不一样,否则又该被不可名状之物糊一脸了。
还是那句话,修仙界什么都好,唯独岁月太饶人,这些个做长辈的,也不知道在容貌上收敛一下。
还有,善良的婶婶眼神一定不好使,以她的条件,什么牛马找不到,偏偏挑了朱义这坨牛粪。
老天爷真是不开眼。
陆北唏嘘不已,来到桌前倒上一杯茶,吨吨吨灌了下去。
嗜血特種兵:紈絝戰神妃 凌薇雪倩
朱恒端着茶杯老神在在,没能等到陆北的毕恭毕敬,丝毫不以为意。
毕竟女婿是朱义,什么场面没见过,早就磨砺出了一颗大心脏。
“陆统领,何事唏嘘感慨?”
“原来是大长老,大长老有礼了。”
陆北抬手一拱,连连摇头道:“说来有些冒昧,非晚辈所言,刚刚朱长老当面的时候,陆某颇为纳闷,当年朱义究竟给她下了什么**药,当真是朱问岚对陆北很是欢喜,白白净净的,越看越顺眼,隐约间,还瞧见了几分朱义的影子。
朱义的影子……
朱问岚微微一愣,似乎有些不妥,沉吟片刻后,她朝朱齐澜招招手,将其领到了隔壁。
以防又看对了人,她觉得有些事得交代一下。
人間鬼事 小說
虞管家识趣跟上,三个女人一台戏,屋中留下朱恒和陆北。
陆北如释重负松了口气,好险,幸亏朱问岚和吕不妄不一样,否则又该被不可名状之物糊一脸了。
还是那句话,修仙界什么都好,唯独岁月太饶人,这些个做长辈的,也不知道在容貌上收敛一下。
还有,善良的婶婶眼神一定不好使,以她的条件,什么牛马找不到,
偏偏挑了朱义这坨牛粪。
老天爷真是不开眼。
陆北唏嘘不已,来到桌前倒上一杯茶,吨吨吨灌了下去。
朱恒端着茶杯老神在在,没能等到陆北的毕恭毕敬,丝毫不以为意。
毕竟女婿是朱义,什么场面没见过,早就磨砺出了一颗大心脏。
“陆统领,何事唏嘘感慨?”
“原来是大长老,大长老有礼了。”
陆北抬手一拱,连连摇头道:“说来有些冒昧,非晚辈所言,刚刚朱长老当面的时候,陆某颇为纳闷,当年朱义究竟给她下了什么**药,当真是朱问岚对陆北很是欢喜,白白净净的,越看越顺眼,隐约间,还瞧见了几分朱义的影子。
朱义的影子……
朱问岚微微一愣,似乎有些不妥,沉吟片刻后,她朝朱齐澜招招手,将其领到了隔壁。
以防又看对了人,她觉得有些事得交代一下。
虞管家识趣跟上,三个女人一台戏,屋中留下朱恒和陆北。
陆北如释重负松了口气,好险,幸亏朱问岚和吕不妄不一样,否则又该被不可名状之物糊一脸了。
还是那句话,修仙界什么都好,唯独岁月太饶人,这些个做长辈的,也不知道在容貌上收敛一下。
还有,善良的婶婶眼神一定不好使,以她的条件,什么牛马找不到,偏偏挑了朱义这坨牛粪。
老天爷真是不开眼。
陆北唏嘘不已,来到桌前倒上一杯茶,吨吨吨灌了下去。
朱恒端着茶杯老神在在,没能等到陆北的毕恭毕敬,丝毫不以为意。
毕竟女婿是朱义,什么场面没见过,早就磨砺出了一颗大心脏。
“陆统领,何事唏嘘感慨?”
“原来是大长老,大长老有礼了。”
陆北抬手一拱,连连摇头道:“说来有些冒昧,非晚辈所言,刚刚朱长老当面的时候,陆某颇为纳闷,当年朱义究竟给她下了什么**药,当真是朱问岚对陆北很是欢喜,白白净净的,越看越顺眼,隐约间,还瞧见了几分朱义的影子。
朱义的影子……
朱问岚微微一愣,似乎有些不妥,沉吟片刻后,她朝朱齐澜招招手,将其领到了隔壁。
古武狂兵 月下吟
以防又看对了人,她觉得有些事得交代一下。
虞管家识趣跟上,三个女人一台戏,屋中留下朱恒和陆北。
陆北如释重负松了口气,好险,幸亏朱问岚和吕不妄不一样,否则又该被不可名状之物糊一脸了。
还是那句话,修仙界什么都好,唯独岁月太饶人,这些个做长辈的,也不知道在容貌上收敛一下。
还有,善良的婶婶眼神一定不好使,以她的条件,什么牛马找不到,偏偏挑了朱义这坨牛粪。
老天爷真是不开眼。
陆北唏嘘不已,来到桌前倒上一杯茶,吨吨吨灌了下去。
朱恒端着茶杯老神在在,没能等到陆北的毕恭毕敬,丝毫不以为意。
毕竟女婿是朱义,什么场面没见过,早就磨砺出了一颗大心脏。
“陆统领,何事唏嘘感慨?”
“原来是大长老,大长老有礼了。”
陆北抬手一拱,连连摇头道:“说来有些冒昧,非晚辈所言,刚刚朱长老当面的时候,陆某颇为纳闷,当年朱义究竟给她下了什么**药,当真是朱问岚对陆北很是欢喜,白白净净的,越看越顺眼,隐约间,还瞧见了几分朱义的影子。
朱义的影子……
朱问岚微微一愣,似乎有些不妥,沉吟片刻后,她朝朱齐澜招招手,将其领到了隔壁。
以防又看对了人,她觉得有些事得交代一下。
虞管家识趣跟上,三个女人一台戏,屋中留下朱恒和陆北。
陆北如释重负松了口气,好险,幸亏朱问岚和吕不妄不一样,否则又该被不可名状之物糊一脸了。
还是那句话,修仙界什么都好,唯独岁月太饶人,这些个做长辈的,也不知道在容貌上收敛一下。
还有,善良的婶婶眼神一定不好使,以她的条件,什么牛马找不到,偏偏挑了朱义这坨牛粪。
老天爷真是不开眼。
陆北唏嘘不已,来到桌前倒上一杯茶,吨吨吨灌了下去。
朱恒端着茶杯老神在在,没能等到陆北的毕恭毕敬,丝毫不以为意。
毕竟女婿是朱义,什么场面没见过,早就磨砺出了一颗大心脏。
“陆统领,何事唏嘘感慨?”
“原来是大长老,大长老有礼了。”
陆北抬手一拱,连连摇头道:“说来有些冒昧,非晚辈所言,刚刚朱长老当面的时候,陆某颇为纳闷,当年朱义究竟给她下了什么**药,当真是朱问岚对陆北很是欢喜,白白净净的,越看越顺眼,隐约间,还瞧见了几分朱义的影子。
朱义的影子……
朱问岚微微一愣,似乎有些不妥,沉吟片刻后,她朝朱齐澜招招手,将其领到了隔壁。
以防又看对了人,她觉得有些事得交代一下。
虞管家识趣跟上,三个女人一台戏,屋中留下朱恒和陆北。
陆北如释重负松了口气,好险,幸亏朱问岚和吕不妄不一样,否则又该被不可名状之物糊一脸了。
还是那句话,修仙界什么都好,唯独岁月太饶人,这些个做长辈的,也不知道在容貌上收敛一下。
还有,善良的婶婶眼神一定不好使,以她的条件,什么牛马找不到,偏偏挑了朱义这坨牛粪。
老天爷真是不开眼。
陆北唏嘘不已,来到桌前倒上一杯茶,吨吨吨灌了下去。
朱恒端着茶杯老神在在,没能等到陆北的毕恭毕敬,丝毫不以为意。
毕竟女婿是朱义,什么场面没见过,早就磨砺出了一颗大心脏。
“陆统领,何事唏嘘感慨?”
“原来是大长老,大长老有礼了。”
陆北抬手一拱,连连摇头道:“说来有些冒昧,非晚辈所言,刚刚朱长老当面的时候,陆某颇为纳闷,当年朱义究竟给她下了什么**药,当真是朱问岚对陆北很是欢喜,白白净净的,越看越顺眼,隐约间,还瞧见了几分朱义的影子。
朱义的影子……
朱问岚微微一愣,似乎有些不妥,沉吟片刻后,她朝朱齐澜招招手,将其领到了隔壁。
以防又看对了人,她觉得有些事得交代一下。
虞管家识趣跟上,三个女人一台戏,屋中留下朱恒和陆北。
陆北如释重负松了口气,好险,幸亏朱问岚和吕不妄不一样,否则又该被不可名状之物糊一脸了。
还是那句话,修仙界什么都好,唯独岁月太饶人,这些个做长辈的,也不知道在容貌上收敛一下。
还有,善良的婶婶眼神一定不好使,以她的条件,什么牛马找不到,偏偏挑了朱义这坨牛粪。
老天爷真是不开眼。
陆北唏嘘不已,来到桌前倒上一杯茶,吨吨吨灌了下去。
朱恒端着茶杯老神在在,没能等到陆北的毕恭毕敬,丝毫不以为意。
毕竟女婿是朱义,什么场面没见过,早就磨砺出了一颗大心脏。
“陆统领,何事唏嘘感慨?”
“原来是大长老,大长老有礼了。”
陆北抬手一拱,连连摇头道:“说来有些冒昧,非晚辈所言,刚刚朱长老当面的时候,陆某颇为纳闷,当年朱义究竟给她下了什么**药,当真是朱问岚对陆北很是欢喜,白白净净的,越看越顺眼,隐约间,还瞧见了几分朱义的影子。
朱义的影子……
朱问岚微微一愣,似乎有些不妥,沉吟片刻后,她朝朱齐澜招招手,将其领到了隔壁。
以防又看对了人,她觉得有些事得交代一下。
虞管家识趣跟上,三个女人一台戏,屋中留下朱恒和陆北。
陆北如释重负松了口气,好险,幸亏朱问岚和吕不妄不一样,否则又该被不可名状之物糊一脸了。
还是那句话,修仙界什么都好,唯独岁月太饶人,这些个做长辈的,也不知道在容貌上收敛一下。
还有,善良的婶婶眼神一定不好使,以她的条件,什么牛马找不到,偏偏挑了朱义这坨牛粪。
老天爷真是不开眼。
陆北唏嘘不已,来到桌前倒上一杯茶,吨吨吨灌了下去。
朱恒端着茶杯老神在在,没能等到陆北的毕恭毕敬,丝毫不以为意。
毕竟女婿是朱义,什么场面没见过,早就磨砺出了一颗大心脏。
“陆统领,何事唏嘘感慨?”
“原来是大长老,大长老有礼了。”
陆北抬手一拱,连连摇头道:“说来有些冒昧,非晚辈所言,刚刚朱长老当面的时候,陆某颇为纳闷,当年朱义究竟给她下了什么**药,当真是